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中小银行密集补降,存款利率会否成阶段性“利率锚”?

时间:02-2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6

中小银行密集补降,存款利率会否成阶段性“利率锚”?

超预期大幅降息落地后,近日不少中小银行加速调整存款利率。回顾来看,此轮中小银行“降息潮”自1月已经开启,前期在“开门红”阶段,部分银行就呈现“远降近升”的特点。综合机构与受访人士分析,这主要是去年全国性国有大行及股份行调整后的跟降,符合梯次调整预期,促进因素一方面是5年期以上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迎来史上最大降幅,息差进一步承压;另一方面是冲击“开门红”阶段基本过去,揽储压力下降。从调整幅度来看,此次存款利率降幅在5~70BP(基点)之间,中长期品种调整幅度更大,个别银行大额存单利率调整达到70BP,与去年以来国有大行、股份行调整趋势相当。不少机构和银行业内人士认为,存款利率年内还有继续下降的空间,这在缓解银行净息差压力的同时,为LPR进一步下行腾挪空间。在持续的降息预期中,尽管存款利率去年以来大幅走低,但多重因素下定期存款也迎来了“抢购期”,大额存单“一单难求”的现象进一步加剧。有华东三线城市农商行工作人员表示,1月曾放出5亿元大额存单额度,几乎是“秒光”。最高下调70BP此轮“降息潮”分布广泛,仅2月20日前后至少有20家左右中小银行发布人民币存款挂牌利率调整通知。主要涉及城农商行、村镇银行,包括广西的桂林银行、柳州银行、柳州农商行、灵川深通村镇银行,以及吉林的榆树农商行、桦甸农商行等。1月以来,已有多地农商行实施“远降近升”的策略。从调整幅度来看,与全国性银行前期调整节奏一致,中小银行活期存款利率调整幅度相对较小,中长期品种调整幅度更大,大额存单利率也有较大幅下调,但各银行间差异较大,降幅在5~70BP之间。以吉林桦甸农商行为例,该行此轮调整中,活期存款利率下调5BP至0.20%,3年期、5年期产品利率降幅为10BP,调整后均为2.7%。桂林银行5年期存款利率自1月以来已累计下调70BP。不过,多数中小银行下调后的利率仍明显高于大行水平,不少长期限品种还在3%以上。在业内看来,此轮调整是对去年全国性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调整的跟降。此前的2023年12月,国有大行开启了年内第三次存款利率集中调整,随后股份行密集跟进,调整幅度较此前几轮更大、范围更广。以工商银行为例,该行通知存款挂牌利率下调20BP,零存整取、整存零取、存本取息等挂牌利率下调10BP,3个月、6个月、一年期定存挂牌利率下调10BP,两年定存挂牌利率下调20BP,三年期、五年期定存挂牌利率下调25BP。回顾来看,2023年6月、9月、12月三次调整后,国有大行一年期、两年期、三年期、五年期定存利率分别累计下调20BP、50BP、65BP、65BP。从历次存款利率调整节奏来看,主要为大行示范、中小行跟进,比如上一轮(2023年9月)大行、股份行集中调整后,部分中小银行在去年11月陆续跟进调整。对于此次大行调整后中小银行跟进的节奏,此前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不同银行由于存款定价策略、资产负债管理等不同,存款利率调整的时间、节奏和幅度都可能存在一定差异。对于2月以来中小银行加速存款利率调整,有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一方面是冲击“开门红”阶段逐渐过去,揽储压力缓解;另一方面,2月5年期以上LPR报价超预期大幅下行,持续收窄的净息差进一步承压,过去存款利率调整幅度较小的中小银行已经明显滞后。与此前市场预期的去年四季度降息不同,去年12月存款利率大幅度调整先于LPR下调到来。中金公司银行业分析师林英奇此前称,在年初存款“开门红”前下调存款利率,能够缓解银行负债成本压力。2月20日,LPR下调“虽迟但到”,在1年期LPR维持不变的情况下,5年期以上LPR迎来史上最大降幅,由4.2%降至3.95%。大额存单额度“秒光”去年以来,多轮调整后存款利率持续走低,大行定存挂牌利率最高已降至2%,3年期、5年期定存执行利率分别降至2.3%、2.35%左右,多数股份行3年期、5年期定存挂牌利率也降至2%边缘,执行利率则降至2.6%、2.65%左右。尽管如此,在权益市场、固收收益波动加大情况下,近年来理财、基金等产品在财富管理市场的吸引力明显下降,避险情绪浓厚,定存及大额存单变得更加抢手。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末,我国本外币存款余额289.91万亿元,同比增长9.6%。人民币存款余额284.26万亿元,同比增长10%。全年人民币存款增加25.74万亿元,同比少增5101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增加16.67万亿元。有测算显示,对比2020年数据,四年间中国家庭大约净增存款58.24万亿元,且其中有80%以上为定期存款。这一数据日前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因为中小银行调整节奏相对滞后,不同银行间存款利率出现较大幅度差异,跨城“抢”存款的现象较为突出。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较为紧俏的大额存单,虽然利率一路再降,依然是“一单难求”。以山东某三线城市一家农商行为例,该行客户经理对记者表示,该行大额存单额度已经逐渐减少,今年“开门红”阶段放出一笔5亿元额度产品,但分散在全市各分支机构后很快就被“抢光”。从不同批次放出的额度来看,利率逐渐降低,最新一批已经跌破3%,最低降至2.85%。“在我们营业网点开门之前就要来排队,差不多7点过来有希望,但是账户、密码这些都要准备好,不然就错过了,很多客户一买几百万元的话,后面的客户几率就更小了。”上述客户经理表示,下一轮何时释放新的额度还不确定。多因素还将继续促降当前,市场对LPR继续下行仍有预期,存款利率或还有下降空间。这一预期的重要考虑因素仍是银行业息差压力,尤其去年存量房贷利率调整给银行息差带来较大拖累。国家金融监管总局近日公布的2023年四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2023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在不良贷款率继续下行至1.59%的同时,净息差也逐季下行,四季度末已跌破1.7%至1.69%,为历史首次。其中,大型商业银行净息差只有1.62%,农商行净息差则为1.90%。“但我们也要看到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相对不足,在央行不断引导贷款利率下行的过程中,中小银行‘高息揽储’的持久性存疑。”申万宏源最新报告表示,即使本轮调整后,中小银行存款利率仍明显高于国有大行,这缘于2023年下半年中小银行存款利率并未跟随国有大行调整。报告认为,中小银行存款利率后续再度补充下降的概率仍非常大,并将不断向当前大行实行的存款挂牌利率靠拢。林英奇也认为,考虑到去年4月合格审慎评估实施办法(EPA)首次引入存款定价惩罚措施,新增“存款利率市场化定价情况”要求,预计中小银行将跟随下调,引导行业存款利率出现普降。国信证券研报也称,2月的超预期降息,可能已经预支银行的息差空间,今年上半年存款利率仍有补充调降的空间。此外,考虑到2023年通胀走弱带来实际利率反弹,加上年内汇率等掣肘因素减弱,不少机构预测,年内LPR仍有10BP及以上调降空间。在此背景下,新一轮存款利率调整仍在预期当中。中金公司认为,有必要更大幅度地下调存款利率,减少银行息差压力、为支持实体经济提供更多空间,定期存款利率至少有20~50BP的下调空间。国信证券固收分析师董德志认为,当前政策利率调整已经体现出货币政策的新思路,存款利率有望阶段性成为“利率锚”。他表示,当前我国货币政策传导面临的主要约束是呵护银行净息差的同时推动社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这意味着在这一阶段存款利率将扮演比政策利率更为重要的角色。“回顾2022年以来,每次LPR调降前后都伴随着(大行)存款利率调降。”董德志在研报中表示,更好发挥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作用,进一步调降占银行负债“大头”的存款利率,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降低融资成本的重要选项。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