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我在“世界性都”当妓女,最多接过5个黑人,但可怕的不是这些人

时间:09-15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78

我在“世界性都”当妓女,最多接过5个黑人,但可怕的不是这些人

本文根据真实事件进行虚构改编,请感性阅读,理性看待。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阿姆斯特丹这座城市,对于不关注色情行业的你们来说,你们可能听说过,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座荷兰的首都是全球知名的“世界性都”,在我回国之后,我周围的人都不知道我曾经在这座城市有过“橱窗女郎”的经历......1.拆迁、破产、黑人租客我叫颜丽淇,我原本是广州市天河区的一个富裕家庭的女儿,我爸在天河区城中村中有一栋10层的楼房,每个月收租的钱就足够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了,而我爸妈也没有在工作,每天就是打麻将。我毕业之后就进入了居委会工作,一般居委会的工作都很忙,但是我恰好是比较闲的一个职位。2012年9月,也就是我毕业之后一年,我们所在的这个城中村终于被划到了拆迁范围,爸妈和我都兴奋不已,等拿到拆迁款,我们就可以拿到很多钱,并且住进新房子了。此前,我们村几乎所有的人都对自家住房进行了扩建,而我们家则是足足加高了6层,村里所有的人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最终,开发商终于提供了两种补偿方案给我们这里的2000多户进行选择。方案一:按照建筑的合法面积进行赔偿,每平方米补偿3万元。方案二:按照房产证上写明的面积获得相同面积的安置房,至于违规扩建的部分,每平米赔偿4000元。其实按照当时的房价来说,开发商给出的拆迁方案还是比较合理的,大部分村民都签字同意拆迁了,但是我家违建的部分实在是太多,我爸坚决不同意,最终,村里大概有10户人家不同意签字。开发商已经箭在弦上不能不发,但是也不能同意我爸他们的要求,不然还有那么多户违建的怎么搞,如果同意了这些无理要求,开发商不知道要多赔多少钱。此后,开发商开始动工,我爸与他们打着官司,租客也都搬走了,我们没有了太多的收入,周围都是工地,我们的生活质量大降。我妈每天都不开心,胡乱发脾气,也有可能是那方面压抑久了吧,我们楼房之前有几个黑人租客,有一次我意外发现我妈经常去一个强壮高大的黑人家串门,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她每次出来都衣服凌乱,一脸满足的表情。我没有告诉我的爸爸,因为我自己也与其中一个年轻一些的黑人租客有染,第一次是这样发生的,那天,与我相恋3年的大学男友与我提出了分手,我在外面酒吧喝了很多闷酒,当天回到家已经是深夜,我与租客马库斯碰见了,马库斯是一个荷兰籍的黑人,长得还算不错,身上肌肉爆炸。我之前一直听说黑人那方面很厉害,再加上我妈经常光顾黑人租客的频率,我一下子忍不住了,我假装站立不稳扑到了马库斯的身上,然后不断扭动发骚着,马库斯也没想到我这个房东的女儿会这个样子,再加上我平时发现他经常盯着我的胸部看,此时的马库斯也的确受不住我的诱惑,将我拖回了他的房间,接下来,我被他狠狠鞭笞了一晚上。此后,我食髓知味,寻找马库斯的频率很快从一周一次涨到一周五次......而这一切从拆迁之后开始就停止了,因为他们都搬走了,我和我妈都很失落。2013年12月,我家终于忍不住了,守着那么值钱的房子,日子却过得很苦,我爸妥协签字了,我家拿到了两套房子和很多钱,我非常的开心,居委会的工作我也辞掉了。然而,好景不长,好日子才过了不到一年,我家就债务累累了,因为我爸经常跑去澳门赌博,私下里也赌得很大,而我妈则是经常去找之前的那个黑人,最终染上了毒瘾,爸妈吵了一架之后离婚了,而我也不敢回家,我也没有家了,之后我找到了马库斯,马库斯也好心的收留了我,之前我是找他“收租”,现在轮到他向我“收租”了,当然,结果都是一样的,我都是被压的那个人。我成为了马库斯一个可以予取予求的情人,马库斯也经常向我讲述他国家的一些情况,他的家在荷兰的首都阿姆斯特丹,经过他的述说,与我在网上查询的资料了解,我对阿姆斯特丹这座城市充满了向往,我看着网上的风景,加上我发现最近马库斯好像一直失业在家,在我不断的跪求下,马库斯也终于同意带我去他的国家玩玩......2.阿姆斯特丹2015年6月,在一个国内高中生最重要的日子里,我也迎来了人生重大的的转折点,我踏上了飞往荷兰的飞机。荷兰是欧洲一个比较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国土面积有四万多平方千米,其国土面积有将近百分之二十都是人工填造出来的。而阿姆斯特丹是荷兰的首都,在飞机上俯瞰着这座美丽的城市,我心情激动不已,这是一座风光奇丽的水城,市内有160多条大小水道,将城市分割成无数的小岛,1000多座风格各异的桥梁穿梭其间,其中300多座可以通行车辆,所以这座城市也有“北方威尼斯”之称。这是一座浪漫的城市,我对这里非常的满意,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好,这里的人不管是上学、上班、游玩都喜欢骑自行车,这里还被称为“节日之都”,因为这里每年都要举办很多节日活动,比如同性恋自豪日,国王日等,从这也能看出荷兰人的开放包容程度。我闲逛在这座美丽的城市,我看着旁边的马库斯,内心有些蠢蠢欲动,此前我已经查过移民荷兰的条件,那就是与荷兰籍人士结婚3年以上,并在荷兰连续居住超过15年,马库斯看见我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直接把我拉进商场的公共厕所教育了一顿。来到这里之后,经过我的了解,我才知道荷兰是一个对性极度开放的国家,阿姆斯特丹更是欧洲最开放的城市,有着得天独厚的的“性旅游”资源,这里更是有“世界性都”称号,你坐着船穿梭在运河之间,可能一不小心就闯入了红灯区。在这里,性交易是合法的,国家对这方面严格管控,会对从业者定期进行健康检查,所以相对来说,这里对于男人来说还是相对安全的。阿姆斯特丹有很多女性从事性交易,其中30%在橱窗,49%在私人场所,剩余的不是在娱乐场所,就是在街头。来到这里的第二天,马库斯就带着我逛起了红灯区,黑暗中的霓虹灯非常的暧昧,橱窗里面的女孩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激起围观客人的欲望,我一路看下来,可谓是大开眼界,我不敢想象我在橱窗里面扭动身体的样子......我们在这里是租住的房子,我不知道马库斯为什么没有房子,我也没有多问,来了没几个月,马库斯就跟我说他没有太多的钱交房租了,并暗示我可以用身体交房租,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是为了取悦马库斯,我答应了他请求。房东是一个有钱的富二代,他平时会代替他的父亲过来收房租,我早就看到他对我有些企图,平时马库斯有时也会跟房东用荷兰语闲聊,我听得懂一些类似骚货的单词,他们还时不时的对我笑,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在讨论我......这天,又是房东上门收租的日子,马库斯将我拉到跟前,对我说道:“淇淇,这一次就靠你了,希望你能将房东他们伺候好......”“他们?”我的内心稍稍疑惑。当我进入房东的房间的时候,我明白了,只见房间里面坐满了很多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男女,没一会,里面的所有人已经一丝不挂,房东的身材更是不错,两腿之间的东西竟然比马库斯还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