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尊严”,将会是新时代最贵的船票

时间:02-08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9

“尊严”,将会是新时代最贵的船票

昨天在讲《繁花·第三集》的时候,里面有个特别经典的片段:范总和魏总谈生意,魏总说:不要看宝总的名气大,但宝总就是个空壳子,和他们相比不是一个档次,他们是搞实业起来的。当时我讲这集的时候,特别对这段做了个解读,我说:之前我写《“旧时代”结束,新时代的规则又是什么?》大家没太明白,为什么旧时代的人登不上新时代的船?为什么大家一定要洗掉自己旧时代的印记?正好这个片段应景,所以着重说一说内核。诚然,如魏总所说,20世纪90年代之前的中国经过了改开的十多年,国有经济改制为市场经济让出了大量空白的市场空间,使得私营经济迎来的爆发增长期。当时几乎空白的市场份额,让私营企业只要生活出东西,就完全不愁卖,所以当时的私营经济,也基本都是以实业生产厂商出现。所以实业,就是20世纪90年代之前的中坚力量。而做的最好的实业家,特别是自有产业,还能打通中国南北销路的大分销商,那更是实业家中的执牛耳者!所以作为这类人中的翘楚魏总在这部剧中说上这一句的:宝总和我们比,不是一个档次的。这话,他在1993年之前说,确实有这个资格。但1993年的中国同样也是经过了改开十几年的中国了,空白的市场已经被挖掘完毕。当初那种只要你有产品,就不愁卖的市场环境,也早已发生了变化。1993年之后的中国,随着对外开放和外资进入,外贸进出口的蓬勃发展。这时候的中国市场,基本的需求已经得到满足,用那句脍炙人口的话说,叫: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当时的中国,需要的是更为优质,更为具有科技含量的国际标准的商品。而这个转向也完全改变了中国的市场经济格局,外贸开始兴起,能够有技术研发出跟上国际标准产品的国有厂商也开始冒头。曾经称霸了中国市场经济十多年的实业厂商,也感觉到了不自在和不舒服。所以才有了魏总千方百计的想要迈进黄河路,费尽心思的想要抢宝总的风头,甚至为此不下血本。因为,能称霸中国私营经济十多年的人,都没有傻子。作为这些人中的中间派,甚至是二代中的佼佼者,早就感觉到了时代的变迁,顺着时代在找寻出路与脉络。而外贸和股票,就是1990年后时代巨轮转向的方向,浦东模式造就的高速发展,让当时所有人都看到了时代可能会走向的方向。而至真园李李愿意让魏总进门,除了当下无人可用之外,也是因为魏总依靠自己能打破旧时代的“迷障”,从资质来说,已经很不错的。但为什么剧中至真园的李李又会那样的嘲讽一笑呢?因为当魏总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李李就知道,原来:“新时代的巨轮上,容不下旧时代的人”,居然是这个意思。魏总看似是旧势力中的新锐了,代表着旧势力中想要求变图活的一群年轻人。但撕下那张年轻的面皮,骨子里透出来的腐朽味道和那些老一代并没有什么区别。他寻求改变,但他根本瞧不上改变,就像他认为宝总是空架子,根本和他不是一个档次,没资格和他同台吃饭。现在宝总出风头,只是因为宝总的运气好,只要给他机会,他魏总也可以。他看到了时代的变迁,但他并不想追上时代,并不是想要转型做外贸进出口。而是想要用旧时代的规则,去玩新时代的游戏,然后以势压人,把新时代的骨去掉,皮却留下来,看似是要往前走,实际上却是想要拉住时代的脚步。所以李李听到魏总的话,才会略带嘲讽的一笑。原来并非是新时代的巨轮有多么的排外,而是旧时代的人根本不可能真的成为新时代的船员。旧时代中越优秀的人,身上的烙印也就越深,也就越无法融入新的时代规则。但旧时代中不够优秀的人,又根本意识不到旧时代的巨轮在沉没,新时代的巨轮在启航。以此旧的时代必然会被淘汰,新的时代也必将会到来。即便是魏总成功的干掉的宝总,旧的分销实业规则根本撑不起国产化替代的大梁,终究还是会有小宝总、小小宝总来干掉魏总,重新扬起新时代巨轮的大旗。所以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落水与沉寂,原来不是选择,而真的是一种逻辑的必然。所以昨天有人问我,怎么解散了一些群组,只保留了舰长群?其实答案早就在2024年2月1日的文章《“旧时代”结束,新时代的规则又是什么?》中,时代的转向越来越快。2022年给大家讲《天涯KK系列解读》的时候,说城市潮汐与保障房相关,尚且还有2年的时间跨度。而2023年给大家讲《版权法与教育改革》,也有了半年的准备期。但给大家说《A股的逻辑》,却仅仅过了15天就已经落地的了第一个节点。时代在加速,能够予以反应了准备的时间变得尤其的短。所以很多东西说之无用,这会还在金融割韭菜上来回纠结的人,我已经给不了你们什么帮助了。所以既然做不了什么,那就不占用时间和精力,就解散,也算告一段落。这里也算做个正式的回复,没有其他的原因,单纯就是:对于那个群体,我答应的事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了。如今的时间周期已经缩短到15-60天的时间,期望这是最后能够给你们的一点帮助。然后是说到今天的正文内容,为什么:尊严,是新时代最贵的船票。如果说市场化经济到底打崩了什么,那必然就是我们年轻一代的膝盖。这种膝盖的打断,不同于河殇的一代,是因为面对海外的发达而自己怂了,彻底沦为了别人的舔狗,满嘴都是崇洋媚外和中国崩溃论。这种膝盖的打断,是真真正正的无所谓的精气神的涣散,以及作为中华民族性格底色中最为重要的坚韧和不服输的内核特征没有了。中华民族有过很多的性格底色,无论是实用主义,还是触底反弹,还是奇奇怪怪的一堆说法。但中华民族能够从黄河流域成为了如今幅员辽阔的大国,历经了五千年来跌宕起伏和几次亡国灭种的低谷,依旧可以站起来,并几次回到了世界民族之林的最高峰。其本质,就是因为不服输。因为这种不服输,所以不管遇到什么都能咬牙扛着。因为这种不服输,所以再困难都不曾绝望过。因为这种不服输,所以直到最后一刻都不会放弃。中华五千年历史给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礼物,就是让我们可以时刻牢记我们的祖辈是如何的披荆斩棘与筚路蓝缕的开创出一番事业,并以此作为我们的风向标,告诉我们不说超宗越祖,至少也不能弱于他。所以就算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底层劳动人民,也有:不蒸馒头争口气的说法,以及不求光宗耀祖,但绝不能搞出虎父出犬子的祖训。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服输,所以自上至下,我们的民族才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和战斗力。咬咬牙,不服就干,能行要上,不能行也要想办法上的传统,才让我们的民族和个人以此跨过危机,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是这种不服输的精神什么时候没了呢?我们祖辈那会就不用说了,小米加步枪干刚大炮飞机。万国造的装备干和当时的机甲步兵师大雪天的硬碰硬,始终拉扯在三八线上。我们的父辈那会也不用说,一个大神九个菜鸡,硬是连蒙带抄的摸出来了全工业体系与技工培养架构,把一个农业国给搞成了工业国,更让这个工业国完成了内循环之外,还累积下来一笔当时来说不小的外汇储备。我们的哥哥那会也不用说,遇山开路遇河架桥,活人从来不会让尿憋死了。从进口商品横扫中国市场,到中国制造享誉全世界。硬是把当时一穷二白的乡下地方,发展成了现在的世界第二。但是到了我们这会,好像我们的祖辈、父辈、哥哥们都过于忙了,忙着去建设国家而没有好好的照顾家里。所以我们这代,就比较神奇,明明是身体素质最好,各项能力吊打前辈的一代人,但反而特别像带辫子的祖爷爷那代人。精气神散了,不服输?已经没什么不服输的了。要不然是您说啥就是啥,给您多动一下,那就算我输。主打一个消极反弹,乐就完了。要不然是跪下当狗,在跟大佬起飞和大佬带我飞,情商第一,人脉就是王道的观点下,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看。当然,也不把别人当人看,玩的最六的就是一个:请先生赴死,这馒头要薰点您的心口油。当然,我们这代会变成这样,也不要一股脑的就怨我们,好像我们会变成这样就全部就都是我们的错一样。毕竟,还是那句话:别什么事都埋怨孩子,他就一孩子,如果啥都懂,还要你大人干啥?我们这代也不是生下来就这样,我们开始也是和哥哥那代人一样的。无非就是给我们成长的时间太短,交到我们手里的摊子又太大,祖辈父辈哥哥辈的账期全都砸在了我们身上,更别说还有天天撺掇着我们爆金币的坏叔叔们。所以小马拉大车,压力过大,可不就都散了。毕竟没谁,觉得跪在地上舒服。但情绪宣泄完了,好好聊聊问题。问:抛开这些宏大史观的玩意,从个体角度出发,你想站起来吗?如果真的把这些情绪化的遮羞布撕下来,你是真的因为压力过大所以不想动,还是打心底就是因为羡慕不劳而获,而不想动了呢?大家不用回答我,因为我不是大家的长辈,更不是大家的老师,仅仅是一个自问自答。所以如果不是因为真的压力过大而不想动,那么就要清楚两件事:第一:世界是不讲道理的这个世界从来就没公平过,想要公平,自己努力。骂,是骂不来不公平。而骂,只能引来请先生赴死的狗。所以骂完了,情绪缓解了,就好好想想自己要怎么办。日子还是要过的,死这种东西只能用来吓唬一下身边人。对于外人来说,你的死活从来就不是大事。这片土地上什么都不多,就是人多。更何况,没有生过一次大病的人,不要把寻死觅活挂在嘴上。少年不识愁滋味,所以才爱强说愁。年长真的明白愁滋味了,是不上楼的。第二:成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新的时代是什么样,其实大家都知道。全世界的市场都瓜分完毕了,全世界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加,即便是在不关心宏观的朋友,也应该2023年看了一年的俄乌问题和巴以冲突,直到世界现在不太平。既然不太平,那压力无处转嫁,自然就是要炸裂开来。而作为正处于这个炸裂时代的我们,怨祖辈是没什么用了,时代在转向,要不要追,就看自己了。而新的时代,幺蛾子肯定不会少,规则会如何,求活图存的空间有多大,我2023年下半年开始更新文章有多频繁,甚至连视频都来不及做,大家就应该能感受到一点味道。所以,新世界的船是什么样,目前还看不清楚,毕竟我没什么团队,也没什么内参,更没有什么内部消息。仅仅以我这种中人之姿,能做的东西并不多,吹什么预言家,那是徒增笑话。所以一切只能走着看,然后慢慢去拼时代的碎片,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预言家。但值得庆幸的是,2023年的一年,我摸到了最重要的一块拼图。就是虽然时代的巨轮在不断的沉没与重新出发,没人知道新的巨轮是什么样。但好在这这5000年来新巨轮的船员,却从来就不曾改变过面貌。因此,期望大家还有时间洗去旧时代的烙印,当时代巨轮迎面航来的时候,不会成为那个魏总,更不会成为李李嘲笑的对象。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